缅怀周尧和院士>>返回首页
【精神之光】回忆先生育人的严与宽
王浩伟  党委宣传部 审核人:

春来秋去,岁月如梭,周尧和先生的八十华诞悄然而至。我有幸能成为材料学家、铸造学家周尧和院士的麾下弟子,此时此刻,不禁想起跟从周先生走过的求学之路,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感慨万千。

提起周先生,无论是先生的弟子、学术界的同行,还是见到或听说过他的人,脑海里首先想到的是“德高望重”、“严谨、严厉和严格”。先生在国内外的铸造届享有崇高的声誉,曾先后获得多项国家大奖。恩师取得的辉煌成就,无不与他严谨的行事风格有关。周先生的“严”是出了名的,作为先生的弟子,无不“怕”先生者。这不仅因为他不苟言笑的举止,更缘于他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治学态度和科研作风。

还记得当年在确定我们博士论文方向时,恩师要求我们所选的课题必须是处于国内外前沿领域的,有创新性的课题,鼓励我们研究那些国际上和国家面临的技术难题。低水平或跟踪模仿重复性研究的选题在先生这里一律通不过。还记得在做实验时,先生要求必须多次重复,以确保实验数据的准确性和可靠性。记忆颇深的是在撰写博士论文时,当我忐忑不安地把修改了多遍的、自认为已经不错的初稿交给先生审阅时,先生翻看一遍后随手将论文甩给了我,只说了句“你这也叫博士论文?”。当头一棒让我几天饭吃不下、觉睡不着,差点想“寻短见”。又经过几个月的补充实验、反复修改后,先生终于点了点头。但他还不罢休,说是“据统计,一份材料检查7遍后,才能基本保证没有所有错误”。我也偷懒,发动了7个师兄弟一起帮我查错。作为报酬,当月的菜票被他们刮去了不少改善伙食,害得自己只好“吃糠咽菜”。正是这样严格地要求学生,周先生麾下的弟子们现在个个都有长足的发展,成为单位的骨干和带头人,出了众多的总工程师、教授、博士生导师、长江学者、国家杰出青年……,奋战在国家的工业、科技、教育和管理的主战场,在先生精神照耀下群星璀璨。

周先生的“严”是一种自律,是对学生的鞭策,更是一种对科研和教学的高标准要求。在学术界盛行浮躁的今天,先生严谨求实的品格弥显珍贵,它也是我们弟子所继承先生风格的精髓和获得成功的秘诀。

然而,先生的“宽”,更为弟子们深深折服。先生具有宽广的胸怀和宽阔的视野。周先生从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一心想的是如何攻克技术难题,如何更好地培育下一代人才。先生招收研究生来源“宽”,他总是先了解和摸透这个学生擅长干些什么,想干些什么,然后设法用其长,避其短,让他们的潜能得到最大的发挥。先生对弟子“宽”。还记得我刚回国那会儿,先生在上海交大新建的梯队刚起步,本应集中力量做一个方向,但我提出想做复合材料方面的研究。对此很多人提出异议,称“搞这方面研究的人已经很多了,你初出茅庐,想胜过别人?”而周先生一句话都没说,从他很紧张的科研经费拨出给我专用,让我按自己的意愿努力做下去。正是凭着恩师的这份支持、鼓励和信任,我才能在这个方向上启动、运行、壮大,最终取得了今天令人满意的成绩。可以说,我的每一步前进和每一份收获,都离不开周先生孜孜不倦的教诲和在身后默默地支持和鼓励。说到“宽”,最让我仰慕的是周先生宽阔的思维和视野。周先生在选择课题方向时,总是站在世界的最前沿,致力于攻克科研难题。周先生原来搞的是凝固理论与技术,随着人类生存环境的日益恶化、能源和资源的枯竭,保护地球,提倡可持续发展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和当今人类社会最迫切的任务。经过多年的观察和思考,周先生于九十年代初倡导开展了“生态材料”的研究,目前又策划成立了“生态与环境材料研究所”。在我们讨论研究所的定位和研究布局时,我提出可以顺着原来的方向一直做下去,周先生则批评我说“做学问不能‘三十亩地一头牛’,要站得高,看得远,要力争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并为研究所亲自选定了3个主攻方向。

春华秋实,硕果累累。经过周先生几十年来孜孜不倦地教书育人,经过我们这些弟子的传承和发扬,周先生的“严”与“宽”将会影响着我们一代又一代的有志青年。在材料学科的蓬勃发展中,有着周尧和院士辉煌的一笔;在教育事业的蒸蒸日上时,有着周尧和院士“从严,重导,求新”理念的指引。我为能成为周尧和院士的弟子而感到莫大的幸福、骄傲和自豪。值此恩师八十华诞之际,献上我最诚挚的祝福,祝愿先生生日快乐、健康长寿、阖家幸福!


(作者:王浩伟 撰写于2007.03.28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