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周尧和院士>>返回首页
【精神之光】师德师恩辉映两“西”
  党委宣传部 审核人:

陕西和广西共有一个“西”字。在中国的版图上一个在西北,另一个在西南。它们处于地球上同一经度线。十多年前,我从北纬 34 度的西安来到北纬 23 度的南宁。由北向南,尽管横跨秦岭山脉、大巴山脉、贵州高原和九万大山。但我的情感却与陕西紧紧相连。因为在陕西,在西北工业大学,我成为了周尧和院士的学生--这个令我终身都值得骄傲的称谓;而因为在广西,周院士成为我们壮族人民最珍贵的客人,他是广西历史上第一个省部共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揭幕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是我国西南边陲经济欠发达的省份。2004 年初,教育部决定由广西大学和桂林工学院联合建立省部共建的教育部重点实验室。2004 年 5 月,周老师作为教育部聘请的专家组组长,来到广西主持实验室的立项工作。我们这个实验室分设桂林、南宁两地。因此,专家组必须要分别到桂林和南宁两地进行考察指导。按照教育部计划安排,上午考察完桂林工学院,中午就要赶赴南宁,第二天就要开始工作,时间十分紧张。记得那天下午四点多钟,周老师乘坐的班机降落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到达驻地后,周老师顾不上休息,立即率领专家组投入了紧张的工作。桂林工学院实验室有三层楼,实验室的同志看到周院士到来,感到非常兴奋。大家都希望能让周院士看得多一点,听得详细一点,以便得到院士更多的指教。这样,时间就比预先的安排延长了不少。中途我们建议是否休息一会儿,周老师摆手示意不用。在整个考察过程中,周老师一直全神贯注地听实验室同志讲解,连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会后,第一次见到周老师的桂林工学院吴教授对我说,周院士是一个真正有大学问的大家。从三个方面可以看出来。一是周院士一直是非常谦恭地听人讲话,和蔼可亲,没有一点院士的架子,凡是有真学问的人都是没有架子的;二是周院士的言谈非常中肯,确实找准了实验室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三是周院士的温儒尔雅的风度给人一种正气,一种信任感。

简单的午餐后,专家组就乘车赶往广西壮族自治区首府南宁。从桂林到南宁,中途将近5 个小时的车程。本来我的心是悬着的,担心周老师的身体是否吃得消。但看着周老师一路顺利,我心中真是感到一种欣慰。

南宁位于北回归线以南。跨过回归线,漫山遍野的甘蔗林、香蕉园就跃入眼帘。路边的芒果树,荔枝树,一片南国风光。到达南宁后,报告会如期举行。教室里坐满了听众,大家都想一睹周院士的风采。周老师主持会议,由我代表实验室做工作报告。我的报告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周老师始终仔细倾听。在专家意见反馈会上,周老师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在如何突出研究特色,凝练方向和加强两校联合方面作了很具体的建议。年近八十的周老师,

尽管头发已经花白,身体略显消瘦,但在整个考察过程中,始终神情专注。令在场的自治区教育厅、广西大学和桂林工学院的领导和老师们无不为之感动。广西教育厅科研处陆燕处长在总结会上说得好,“周院士的到来,不仅是对广西的支持,对重点实验室的支持,也是对学生的培养和支持”。

2006 年 8 月,经过两年建设的实验室,再一次迎来了壮族人民珍贵的客人,周老师率领的教育部专家组再次来到广西,代表教育部对实验室进行验收。按照周老师两年前的建议,广西大学和桂林工学院密切合作,联合构建了与广西优势产业密切相关的研究方向,共同承担了重要的项目并取得了标志性成果。周老师说,这次来到实验室,感到和两年前相比有了很大的变化。他高度评价了实验室在氧化铝高级研磨介质和近终形铸造方面所做的工作,建议我们进一步结合广西资源优势,突出研究特色。验收工作前后进行了两天,由于工作繁忙。验收会刚结束周老师就踏上返程的飞机。望着周老师瘦削的背影通过机场安全检查门,消失在候机大厅里,我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恩师把我从一个打铁翻砂学徒工,领进了科学研究之门,把我这样一个智商平平的人培养成为大学老师,把调压铸造国家发明奖第一完成人的桂冠戴在我头上,让我获得了政府特殊津贴,获得了突出贡献专家等诸多荣誉。现在又不远千里,专程为学生的实验室建设进行规划。我得到了老师那么多恩惠,却没有给老师以任何回报。

周尧和教授访问英国,旁边为国际著名铸造专家伯明翰大学的Campbell 教授

我是84 年周老师的研究生。我认为那是 403 教研室的黄金时代,特别是铸造工艺技术在全国一流。保温冒口的研究与应用,大型铸钢件铸造技术,优质铸件理论和实践,高强度型壳的研究与应用,石膏型精密铸造技术和高温合金净化,镁合金无毒型砂和无毒熔炼,航空高温合金叶片定向凝固等等。这些成果在国内乃至国际上都有重大的影响。读研究生后我第一次见到周老师是在铸造原理实验室。当时的 403 教研室只有一栋两层小楼加上一栋实验厂房。铸造原理实验室在一楼,面积估计只有 40 平方米左右。房间里堆满了实验原料,砂箱和设备。但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周老师正在带领大家进行国家“六五”重大科技攻关的项目。实验室里安装着按照相似理论制造的大型水轮机叶片的水力学模拟比例模型。当时在场的还有张延威老师,吴体常老师等等。工作间隙,善谈的吴体常老师一边吸烟,一边把教研室的成果如数家珍给我讲了个透,使我对周老师的印象也更加清晰。周老师是 403 教研室的创造者,也是我国铸造学科的带头人。他 1950 年毕业于清华大学,1953 年以优异的考试成绩公派留学于苏联莫斯科钢铁学院,获得苏联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在留学阶段就获得了铸钢热裂研究方面的专利。回国后到西工大工作,从零开始,一砖一瓦地创办了我国第一个具有博士学位授予权、培养出我国第一个铸造工学博士的铸造教研室,在短短几年内使铸造教研室走在全国前列。周老师非常注重理论联系实际。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他就针对航空企业里大型薄壁砂型铸件欠铸问题开展了液态金属充型能力的研究,他将传热学原理应用于铸造过程,提出了用烟黑技术提高充型能力的方法。这种方法已在众多的企业里得到推广应用。周老师针对我国铸件生产中能源浪费严重,铸件精度不高、肥头大耳的现象,在全国率先开始了优质铸件的研究。所谓优质铸件指的是高质量、近无余量、生产低能耗的铸件。1979年,中国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周老师在马德里的国际铸造会议上所做的 “保温冒口研究”就使中国的铸造走向了世界。我注意到,周老师在各种场合下,都非常强调管理工作的重要性,他认为管理工作是优质铸件生产中非常重要的环节。周老师在继续深化优质铸件理论和实践的同时,开辟了利用凝固技术进行新材料制备的新领域。正是由于周老师的精心设计和规划,实验室才发展成为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历次评估中都得到优秀的评价。也正是西工大的领头羊作用, 我们国家的凝固科学才蓬蓬勃勃发展起来。“搞科学研究就象小孩吃糖,嘴里含着一颗,手里拽着一颗,眼睛里还要盯着一颗”。这是周老师经常教导我们的话。如今周老师的研究生一个接一个,优秀人才层出不穷,他们分布于世界各地。长江学者,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洪堡基金学者比比皆是。铸造专业的毕业生在企业里也有很多担任总工程师,总冶金师的重要职位,他们已成为中国铸造的栋梁之材。他们都是周老师“小孩吃糖”理论的优秀实践者。

周老师视野开阔,知识渊博,在学术上锐意进取。他在继续深化优质铸件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在多个研究领域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就我所知,周老师在80 年代开初就开辟了协同学(synergetics)和耗散结构(dissipation structure)理论在凝固过程中应用的研究方向,使我们对凝固过程本质的理解向前跨进了一大步,从而在该领域的研究处于国际前列。他创造的凝固过程比拟研究方法使我们能够从亚微米尺度直接观察凝固前沿动力学过程;他主持建立了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在国内率先开展液体金属深过冷、三维非晶合金制备和亚稳相的研究,使凝固科学的研究领域从传统的铸造发展成为新材料制备的重要手段。与此同时,周老师还开辟了环境材料研究的新方向。我认为这一方向不仅是在他“保温冒口研究”立题思想基础上的发展,而且具有更深刻的含义。2001 年,我参加了一个上海地区铸造企业厂长会议,到会的都是上海及周边地区的铸造材料经营公司和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周老师应邀在会上作了报告,周老师的报告重点在于世界上金属资源正在日益枯竭,很多金属矿种在近几十年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就要耗尽。因此,铸件生产要精益化,要提高金属材料的性能,以节省材料的使用。要重视金属回收技术的研究开发。就我个人理解,周老师又开辟了当时还不为人们所重视的研究方向。而现在看来,这一方向正与当前“搞循环经济和走可持续发展之路”的国家发展战略是完全一致的。

周老师的治学名言是“从严、重导、求新”。他要求他的研究生都要自行设计制作研究设备,培养我们的动手能力。在我们实验室相当多的先进设备都是出自研究生之手,如凝固过程研究的透明有机物模拟设备,深过冷快速凝固设备,纤维增强铝基复合材料的浸渗装置等等,都填补了当时的国内空白。周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节课是铸件凝固传热,第一次作业是求解凝固传热方程,第一次实验是考察毛协民博士的定向凝固设备,并画出原理图。我们的作业和实验报告都是周老师亲自批改的。作业本上的标点符号错误,他都会为你纠正。我记得周老师专门给我说过一次,写字不要“板”,“扳”不分。这样的小事老师都注意到,可见周老师做学问之严谨。周老师虽然平时话语不多,但上课水平之高,令人拍案叫绝。他思维清晰,讲课逻辑性极强,板书非常漂亮,听周老师讲课总有时间过得很快,有享受未尽的感觉。他熟悉每个人的特点,从而进行分类指导。我当过工人,周老师根据我的情况,安排我搞工程类型的课题,并鼓励我与企业进行横向联系。在研究生期间,我分别与 430 厂、113厂、114 厂、182 厂、618 所和 607 所等单位进行科研合作,工作能力得到很大提高。他倡议在研究生中每周组织一次“凝固讨论会”,每次以 1-2 个研究生作为主发言,可以谈研究课题的新进展,也可以谈研究中遇到的困难,让大家一起想办法。用这种方式,提高我们的表达能力和分析能力,扩展我们的知识面,也培养我们的团队合作精神。我的很多知识实际上都来源于凝固讨论会。周老师只要能安排出时间,都亲自来参加我们的讨论会。周老师曾经两次问我凝固讨论会上的发言准备得怎样。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在凝固讨论会做主题发言的情形,当时我看的文献资料还不多,说不出多少东西。第二天周老师就给了我一些资料作为课题的入门。在周老师的引导下,我逐步学会了怎样查资料,怎样归纳整理信息,怎样寻找课题的切入点并顺利地进入到课题研究之中。1987 年元旦,全专业本科生、研究生几百人在材料系餐厅举行新年联欢会,403 教研室主任张延威教授宣布我为年度优秀研究生,奖励一百元并请周尧和教授为我颁奖,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我清楚地记得周老师当时对我说的一句话是“祝贺你,不要骄傲,继续努力”。同年,陕西省铸造学会又授予了我铸造科研基金一等奖,这是继周老师研究生黄卫东后的第二个获奖者。

硕士毕业前夕,周老师找到我,问我是否想继续深造。这正是我的心里所盼,过去只是对自己的能力感到怀疑,才不敢有此想法。得到老师的鼓励,我增强了信心。几个月后,我考上了周老师的博士研究生。我的论文从选题,技术路线和研究方法,都浸透了周老师的心血。当时实验用房很紧张,周老师想方设法在南区找到一间实验室作为水力学模拟用房。作为周老师的研究生,我的工作也格外的方便,大家也乐意帮助。例如,拍摄合金液的流动过程,为了得到很好的对比效果,需要在晚上进行拍摄。当时实验厂房温度很高,蚊子很多,负责拍摄的程功善和张赋升不辞辛苦,一直拍到半夜,直到我满意才回去休息。冲洗照片也是他们利用晚上和星期天加班做的。当我向他们表示谢意时,他们回答,周老师的学生,“没麻达”(西安话:没有关系,不用谢的意思)。由此可见周老师在人们心中的位置和大家的拥戴程度。我的毕业论文得到函评专家很高的评价,包括学部委员雷天觉在内全部给出“优秀”。这完全是周老师多年来对我悉心培养的结果。毕业后我留在 403,并担任了教研室副主任和实验室主任。

作为实验室主任,我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每星期六组织大家搞卫生。我们负责包干的面积大约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周老师只要在学校,就一定会准时参加。抡起扫帚,和大家一样满身灰尘。每个星期六全教研室的碰头会,周老师都是准时参加,从不迟到。周老师作为一个学部委员,作为一个国际知名的科学家,始终以一个普通教师的身份出现在大家面前,让我感到了真正的伟大。

1992 年,我离开了西工大这个令我无比眷恋的地方。我在西安前后十二年,在那里度过了人生最重要的阶段,留下了我人生最美好的回忆。目前我是广西大学物理学院的一名普通教师。离开母校十多年来,尽管没有做出什么成就,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做到踏实做事,低调做人,尽力做一些对国家对人民有益的事。我想贡献大小是个人的能力和水平问题,但只要我在努力就无愧于老师的培养。周老师对我恩重如山,他崇高人格和榜样力量是我受用不尽的财富。我为成为周老师的学生感到骄傲和自豪,也为我是周老师的学生感到身上有更多的责任。

(作者:曾建民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