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周尧和院士>>返回首页
【精神之光】昔日导师,终生楷模――与周尧和先生相处的岁月
杨根仓  党委宣传部 审核人:

我与周尧和先生相识是在1965 的新生见面会上。那时,我是刚刚跨入西工大的学生,风华正茂的先生在会上的一席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随后,接触较多的就是那场“史无前例”的文革岁月,当时先生以“学术权威”接受审查。在那困难的日子里,先生虽然受了很多苦,但仍保持着学者的严谨和清白的作人原则。文革后期,工农兵学员进校,先生不计前嫌,满腔热情地投身到教学工作中。77~78 级正式招生恢复后,先生在《铸件形成理论基础》的示范性教学中,那近乎完美的教学风格成为我终生追求的最高典范。

1978 年,西工大恢复研究生招生,我有心拣起荒废已久的学业,向先生吐露了考研的想法,未曾料想得到先生的热情支持,1979 年我考取文革后西工大第二届研究生,再次成为先生的学生。78 级研究生学制 3 年,79 级学制 2.5 年,两届入学时间相差半年,到 81 年底,两届研究生同时毕业,我记得当时 43 专业 78 级的学兄有和庆丰,喻秋平,毛协民,来兴显,杨觉民,79 级的同学有李华伦,闫素英,王薇薇。那时,43 专业研究生不多,当时的教研室对研究生培养十分重视,除导师外,研究工作还安排有专门的老教师指导,我记得给我安排的老师是张延威先生。研究生阶段的学习,使我拣回了荒废的学业,同时也重新拣回了自信。

后来,西工大铸造专业被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为首批博士点,先生是我们专业唯一的博士生导师,毛协民是先生的第一个博士生。1985 年魏炳波从当时的南京工学院考入西工大,成为先生在快速凝固方向上的第一个博士生。受先生人品的吸引,从那个时候我作为先生的助手一直合作至今,差不多已有 20 多年了,在这期间,先生在该方向培养出一大批优秀的博士生,早期的学生有魏炳波,邢力谦,李德林,周根树,孙宝德,惠增哲,坚增运,杨留栓等。

1996 年,先生开始在上海交大兼职,课题组的日常工作由我负责,但先生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实验室的发展和课题组的建设。从 1988 年至今,在先生的筹划下,我们先后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重点及面上项目共 18 项,为课题组的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回顾与先生相处的40 多年,我感到十分幸运,我庆幸自已有这样一位导师,一位前辈,一位楷模。在与先生相处的日子里,先生在学术上的严谨,生活上的朴素和平易近人以及对下属和他人的宽厚已成为我时刻仿效的楷模。如今,我已年过 60,是当爷爷的人了,但在先生面前我仍感到是一名初进学堂的小学生,先生的人品和在学术上的造诣将影响我一生,并且我会将它传给后人。

(作者:杨根仓  撰写于2007. 03)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