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周尧和院士>>返回首页
【精神之光】杨根仓:痛悼恩师周尧和院士
杨根仓  党委宣传部 审核人:

我们尊敬的周尧和先生走了!

先生永远地离开我们,我们失去了一位好老师,你的学生十分悲痛。

与先生相识相处53年了,回想我们共同经历的岁月,学生心中是多么的不舍。1965年,在新生见面会上我与先生相识,先生的英俊、伟岸和“贡献祖国国防事业”的一席谈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先生也成了我一生追求的偶像。在此后50多年的时间长河中,我与先生是师生,是同事,是知己,是搭档,是朋友。与先生见面,不需要预约;进先生家门,不需要换鞋。冷天一杯热茶,热天一碗冰镇的西瓜。

70年代初,我们课程组七、八个人与先生同挤一间办公室,每天早晨,先生同我们年轻人一道擦桌子、扫地。那个年代,先生每月90元的薪金,在教研室算是高工资了。无论是教师,还是实验员,谁家有困难,都会向先生借钱,先生没有拒绝过任何人,都痛快地答应了。事实上,先生那时维持的是一个有3个孩子的五口之家,他并不宽裕。

凝固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建立是先生对我国凝固界的重大贡献。先生是我国现代凝固理论的开拓者和奠基人。利用国家实验室,先生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凝固理论和技术的精英人才,为多所高校输送和建立了凝固科学团队。使我国的凝固理论和铸造技术水平赶上了国际先进水平,在国际上取得发言权。

先生走了!他走得太匆忙。去年10月,先生最后一次回西安。先生感冒不便洗澡,我为先生洗了头,剪了指甲,坐在沙发上与先生长谈2个小时。先生放心不下的仍是学科发展和研究生培养。谁能想到,仅仅几个月,先生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今年6月,我专程来沪看望病中的先生。我拉住先生的手,跟他说了很多话,尽管那时先生已不能完整用语言表达他的意思,只能说“谢谢”等简单词语,但我从他的嘴唇、表情和点头动作看出先生的思维仍很清楚。他答应我病愈出院后回西安,请老同事吃饭。先生一生遵守时间,一诺千金,从不食言。但先生这次是食言了。你为何走得这么急?你的老同事,老朋友还等你回来呢。

先生走了,学生仍感到有很多话要对先生说,但他听不见了。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这也许在记忆中,在梦中,也许在那难以预测的将来,在另一个世界。到那时,我还会找到你,我们仍然作师生,作搭档,作朋友。

音容笑貌宛在,大师风范长存。

先生,请一路走好!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