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工业大学主页

工大故事

您目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工大故事 >> 正文

工大故事

    工大故事更多 >>

    青春因梦想而绚烂

    作者:徐澄来源: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1日 10:21

    徐西军,1989年8月生,山东泰安人;2011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德语专业;现为武警新疆公安边防总队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正连职警官。从象牙塔到边陲警营,他的身上有着不一样的青春奋斗故事。

    母校教会了他知识,更开启了他梦想的大门

    西北工业大学,这不仅仅是一个校名,更是徐西军人生的一个厚重的积淀。步入大学前,他是一个懵懂的少年。来自农村的他,对大城市充满着好奇和憧憬,对高等学府也有着说不出的敬畏和期待。跟很多工大的学子一样,他秉承着“公诚勇毅”校训和“三实一新”校风,踏踏实实的攻读自己的学业。“西工大,我的母校,并不只是一个只教人学习的地方,这里是给人梦想的地方”,他说。

    采访徐西军的辅导员和同学时得知,徐西军刚入大学就表现出不同于其他学生特立独行的特点。大学期间有很多同学会放松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渐渐地随波逐流,缺少了自己鲜明的性格特点。但徐西军却是他们那一届的特例,丝毫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严格要求。每天你都可以在操场看到他跑步的身影,他还喜欢洗凉水澡,以此来锻炼自己的意志。在大一入学军训时就担任了排长。之后任德语班班长,体育选修课摔跤班班长。徐西军十分的耿直,并不会刻意去讨好老师,总是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同学解决问题。那时的德语班只有四名男生,在他的带领下,整个德语班班风很正,同学都很团结,大家都很尊敬他和佩服他。

    在生活中,他比较安静,并不喜欢张扬。总是脚踏实地的做自己的事。尽管身为班长有很多学生工作要做,但是他的成绩却一直保持的很好,居于中等偏上的程度。在小语种专业,男生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有所收获,更何况他还是一名班干部,其中付出的努力只有自己知道。

    这样一个耿直、热血的青年,也有柔情的一面。有一件事让辅导员也为之动容。徐西军的家庭并不是很好,自己也在贫困生之列。在一次贫困生评选当中,徐西军得知班里有一位同学家庭更为困难,境况更为糟糕,就主动找到辅导员提出将自己的名额让给那位同学。自己的家庭状况也不是很好,却能够想到别人,为他人着想,这也是他能够为同学们所爱的很重要的原因。

    大学四年,全班同学都觉得徐西军是一个特别诚恳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在用心去做,同学有事让他帮忙他总是二话不说,有那种典型的山东人的豪爽和大气。同学们都特别佩服他,认为徐西军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和哥们儿。

    学业之外,徐西军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更加注重对责任和担当的磨练。他竞选班长、参加社会实践、爱心支教和校外培训,主动承办各类校园活动,摆地摊、搞调研、做兼职……所有的一切,都源于他脑海中的一个信念:我不做平平淡淡的人,要做最有价值的人。毕业时隔四年,他常说:我依旧热爱着自己的母校,西工大“公诚勇毅”校训和“三实一新”校风永远是我前行的动力和鞭策。

    军旅生涯是久违的夙愿,他毅然放弃高薪工作投笔从戎

    跟很多男孩子一样,徐西军从小就有一个从军梦,盼望着一身戎装,保家卫国。西军西军,西部从军。一些人注定是为了一些职业而生。他不羡慕都市的繁华,常说男儿志在四方,最想金戈铁马,驰骋疆场。每次看到征兵公告,他都会驻足良久,但是因为家人的反对,总是又带着叹息默默离开。但这并没有影响这颗种子在他心里生根发芽。大学毕业之际,他轻松的找到了待遇优厚的工作,但当招警公告赫然出现时,他抛开了所有人的反对,毅然报考了新疆边防。同学们都很严肃的问他:“到那里,值得吗?你不怕苦,不怕死吗”?他总是会笑着说:“这是我的理想,是我的选择,我不怕,当兵,就要去最艰苦的地方”!

    经过入警培训,他被分配到了位于祖国西部帕米尔高原的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红其拉甫,意为“血谷”,这里平均海拔4000米,自然环境恶劣,气候寒冷,空气稀薄,四季风沙,六月飞雪,全年无霜期不到60天,空气含氧量仅为海平面的48%,被生物学家称为“生命禁区”。

    在那个地方,他的军旅生涯开始便就意味着坚守和付出。

    从军不悔,“三特”精神让他懂得奉献与付出

    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位于中巴边境,担负着红其拉甫口岸边防检查和反恐维稳任务。也许很多人并不了解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这是一个英雄的集体,是公安边防部队的一面旗帜。建站之初,一顶破帐篷、一口锅、8000元,十几个人硬是凭着不怕苦、不怕死的坚韧奉献精神,开始书写红其拉甫边防检查站的历史。“艰苦不怕苦、苦中有发展、苦中有作为”,凭着一腔热情,红其拉甫人用青春和热血铸就了享誉全国的“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的“三特”精神,1995年被中央军委和国务院授予“模范边防检查站”荣誉称号。

    驻守高原、守卫边疆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多年来,多少官兵因为使命舍妻弃子,疾病缠身,孤独、痛苦、愧疚,是每一个红其拉甫人心中的坎。徐西军,他是这一集体中的一员,注定要经受种种磨难。

    在高原,高寒缺氧的自然环境和繁重的工作任务,对于红其拉甫的每位官兵来说,无疑都是对生命的加倍损耗。2013年,平时身体强壮的徐西军莫名其妙的发烧并伴有关节疼痛,平均每个月发烧4次,每次都是39度—40度。每次发烧就输液打针,稍微好些就继续回去工作,但是没几天又重新烧起来。就这样持续了5个月。最终到医院检查显示是恶性扁桃体炎,导致身体免疫力严重下降,并引发类风湿性关节炎。

    很多人问徐西军,在这么艰苦的地方当兵,不后悔么?他总会笑着说:“说实话,在这样的环境下工作生活,是艰苦的、孤独的,我也曾亲眼看到身边的战友离我们而去。但是看看飘扬在头顶的五星红旗,看看自己身上这身军装,看看身边这些一直默默奉献的战友,想想自己当年的决心,我不后悔”。

    “一封家书”,演绎跨越帕米尔高原的温情

    2015年春节前夕,山东卫视羊年春晚《一封家书》栏目组来到了红其拉甫。一段让徐西军终生难忘、感动至深的故事也便拉开了序幕。

    因为忙于工作,很长时间没有回家,徐西军被山东卫视选中拍摄节目短片。在红其拉甫前哨班,大雪纷飞,寒风刺骨,他与战友们准备着过年,挂灯笼、贴春联、贴福字,冰天雪地里但是年味十足。前来的电视台记者用摄像机记录下了点点滴滴。在采访中,记者问到:过年不能回家,想不想家?大家异口同声:想!是啊,每逢佳节倍思亲,好久没有回家,也不知家里爸妈是否真的安好,家乡是否有了新的变化。一个“想”字多少会勾起战友们的思乡之情。好在战友们也是一家人,大家在一起过年,也同样是快乐的,心暖的。

    晚饭的时候,大家齐声唱起了军歌,现场洋溢着欢乐和感动。在享受节日的欢乐时,大家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使命和职责:我们是军人,身上时刻肩负着保家卫国的光荣使命!这时,记者们端上了糖夹子、大花生和香肠等从山东带过来的食品,这些都是徐西军再熟悉不过的东西,而此时对父母、对家乡的想念之情也不由得涌上心头。记者告诉他:这是你妈妈亲手为你做的。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有吧?”、“是真的吗?”说着眼泪便再也忍不住。记者们还播放了爸爸妈妈的一段视频,视频里,爸妈的思念和牵挂让他已经无法再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夺眶而出。

    他深感愧疚和感动,家国不能两全,舍小家为大家,每一名军人都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对祖国的忠诚。他只能通过努力工作回报父母养育之恩,慰藉他们充满着思念和牵挂的心。此时记者让他回头,眼前的一幕让他如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不真实,却又那么真实,他思念的爸妈竟然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面前!惊喜、激动、难以置信,各种复杂的感情强烈的交织在心里,无言以述。他紧紧地抱住了爸爸妈妈,情绪再度失控,他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激动得向记者们敬了一个军礼。

    短片播出后,感动着全国各地的人,短短半个多月,视频点击量已经超过1400多万,评论里尽是泪水、点赞、理解和支持。

    徐西军说:我和我的战友,每一位红其拉甫人,都会牢记使命,为祖国守好大门,为人民守好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