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工业大学主页

工大故事

您目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工大故事 >> 正文

工大故事

    工大故事更多 >>

    从无线业务开拓者到华为手机掌门人

    作者:陈海林来源: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01日 10:16

    余承东,1969年生,安徽霍邱县人;1991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精密仪器专业;1993年加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历任华为公司中央研究部总工程师、3G产品总监、无线产品行销副总裁、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区总裁、战略与市场体系总裁等职务;现任华为消费者BG CEO、华为终端公司董事长。

    余承东自幼勤奋好学,但由于出身寒门,因是农村户口甚至无法进城读书。父亲托了很多人给他找了个县城里很普通的初中,他每天上学要往返四个小时。很多人都劝他说不要读了,那个中学从来没有人考上过大学。但他依然坚持,风雨兼程,埋头苦读,最终以全县理工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西北工业大学自动控制系。

    以优异成绩毕业留校后,正好赶上邓小平二次南巡,南方沿海一片沸腾。1993年一次去深圳后,余承东被那里的气氛所感染,毅然加入了刚起步不久的华为公司,投身到市场经济和科技创新的改革大潮之中。

    当时在深圳,有几百家做程控交换机的企业,基本都是在代理海外产品。华为公司在掌门人任正非的领导下,下决心摆脱做进出口贸易、当代理商挣安稳钱的初级阶段,开发自己的程控交换机。余承东和大家在任总的带领下没日没夜地干,逐渐从行业里脱颖而出,闯出了一片新天地。他没有陶醉在初战告捷的欣喜中,而是放眼通信业更广阔的领域。他主动向任总请缨:进军无线通讯业务!华为公司的无线业务部,就从余承东和他率领的一个小团队,开始了艰难的起步。

    在2G无线通讯时代,1990年,主流国际标准GSM已制定完毕。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摩托罗拉等欧美主要运营商主导制定并拥有全部专利,在全世界广泛运用,瓜分了全球市场。而当时华为的GSM专利为零!

    作为华为中央研究部无线业务的领军人物,余承东带领他的研发团队投入到了这场实力悬殊得似乎不可思议的较量中。年轻的华为人埋头苦干,殚精竭力,奋发拼搏,急起直追。通过数年奋斗,终于在1997年推出了华为的主力GSM产品,开始进入国内市场。当时通讯市场喧嚣杂乱,群雄逐鹿,试图走捷径赚快钱的很多。而华为坚持瞄准大格局、业界主流趋势,“创新为王”。能够耐住寂寞,没有短视地投资小灵通等过渡性产品,而是以更远大的视野进行长线经营,一直坚持做3G,一定要研发出最好的技术和产品,永远保持追求第一的勇气。1998年华为参与制定3G国际标准,成为标准制定组织成员和主要贡献者之一。华为获得了5%以上的专利,产品开始大规模突破主流市场,在国际上打开了局面。到2006年取得了5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市场份额排名第三。

    到竞争最激烈的市场去拼搏成长,按最高标准提升自身能力。欧洲是GSM、3G技术发源地,当时有阿尔卡特、爱立信、西门子、诺基亚4家电信设备巨头虎踞龙盘。那时的竞争对手像大山一样,压得华为喘不过气来。当时有人说:“华为进欧洲,就像山本五十六攻击珍珠港一样,必将自取灭亡。”余承东认识到,唯有创新和质量超过它们,公司才有机会叩开欧洲市场的大门。

    为解决机柜体积空间狭小的问题,华为研发团队想到了分布式基站的解决方案,基站室内部分做成分体式空调一样,体积只有DVD一般大小,然后把大部分的功能抛到室外去。分布式基站的第一发明人,就是余承东。这一发明,让华为抓住了缝隙市场,并在欧洲撕开了一道口子。到了2007年,华为在行业内获得了不错的位置,靠分布式基站陆续斩获大单。

    华为的下一个目标是电信老大爱立信。作为西工大的学生,余承东对技术有一种莫名的狂热,他想用与爱立信完全不一致的架构,去做革命性的产品升级换代,要把GSM、UMT、SLT做在一块板上。这条路之前没有人走过,技术上的风险极大,当时几乎所有人都在质疑余承东的决定。在一次与同事攀登深圳梧桐山的过程中,余承东打了十几个电话,与海内外同事反复商谈,权衡再三,最后下决心拍板:“必须做!不做就永远超不过爱立信。”如此大规模的投入,一旦达不到市场预期,可能几年都翻不了身。他决心背水一战!

    2008年,华为第四代基站研发成功,一问世便震惊业界:技术上的优势非常明显!当时的基站要插板,爱立信插12块板,华为只需插3块。这次技术突破,一举奠定了华为无线的优势地位!

    此时,余承东也担任了华为公司欧洲区总裁,担负起在市场上开疆拓土的重任。刚开始,华为在欧洲还很弱小,只能勉强挤进一些小国家小运营商的“缝隙市场”。余承东确定了“压强原则”,选定最强的国家、最好的价值客户“5大国TOP3”运营商,进行战略性投入,强攻这15家重点。这些运营商都是全球或欧洲最有影响力的客户,对产品、技术的要求也是最苛刻的。余承东以“要爬就爬最高的山峰”的精神,挑战最高目标。三年之后,15个大T中成功攻破了12个,华为风卷残云般地横扫整个欧洲市场。2010年之前,华为无线花了多年时间,在西欧市场取得了9%的份额,但两年后,华为的市场份额飙升至33%,高居欧洲第一。

    在内部,对于技术研发,他非常强调“板凳要坐十年冷”。2012年,WCDMA产品荣获华为最佳PDT (Product Development Team ,产品开发团队),它一年为华为贡献数十亿美元利润,亦是当时最赚钱产品。余承东非常感慨,他本人就是这一切的亲历者——从1997年余承东一个人开始组建小组,1998年春天苏州会议批准预研立项,到如今傲立群雄,该过程整整耗时15年。

    无线通讯发展到4G时代,华为成为了LTE标准组织的主要成员,共同主导制定国际标准,实现专利交叉许可,占全球LTE专利的15%。2008年主力产品问世,2010年领先全部主流市场。如今,凭借技术的领先和市场的拓展,华为的销售额已经超越国际通讯业的巨头爱立信,成为全球第一。这是中国在充分市场竞争、技术顶尖的高科技领域中,真正令人信服的世界冠军!华为的无线通讯业务,从籍籍无名的跟随者一跃成为领跑者!这是最令余承东欣慰和自豪的成就。

    2010年下半年,余承东从无线产品线调至终端业务。以前总是低调行事,在系统设备领域埋头苦干的企业,现在要进军消费品市场,这是一个极大的变化。当时,华为手机全球排名第十左右,几乎没有品牌影响力。自接手以来,余承东进行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实现了三个转变:从传统B2B业务模式转向B2C模式、从OBM白牌转向华为自身品牌、从低端产品扩展到中高端领域。

    上任之初,他决然砍掉白牌手机(贴运营商品牌)及非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其数量高达3000万台,导致营收如雪崩般下跌。在最艰难的时刻,余承东和领导团队曾主动放弃数额巨大的年终奖金。

    在华为内部,员工们在控制不住情绪的时候叫余承东为“余疯子”,这源于他对工作、产品、质量、技术的严苛要求。“这个参数达不到,你必须做出来”,这已经成了余承东对员工工作时的口头禅。华为一向以严格的质量管控著称,用户体验,吹毛求疵,堆叠实验,反复调试,持续优化,至臻完美。近乎苛刻的品质把控,使其得以坚持精品路线。获益于扎实严谨的态度,和华为“拼命三郎”的精神,余承东在短短四年间打造出一支令苹果、三星敬畏的力量。市场证明,从“机海战略”向“精品战略”转型,成为华为终端业务迅速崛起最重要的决策保障。

    华为建立了优秀的供应链管理体系,设立了诸多流程节点,监控研发、物料、生产、客户,掌控市场节奏,管控价格,更好地营销。其“压强原则” 屡试不爽,即将有限的资源集中于一点,在配置强度上大大超过竞争对手,以求重点突破,然后迅速扩大战果,最终达到系统领先。

    众所周知,华为公司作为全球电信设备领域的巨头,一直以来以低调务实的技术风格为公司的基本行事文化,不做宣传,不打广告。余承东也像大多数华为人及西工大人一样,精于技术,埋头干活,给人一种谨慎言辞,不善社交,待人有些木讷的感觉。

    然而现在杀入了消费品这片搏杀惨烈的红海,余承东率先改变了原来的风格和思维模式。产品发布,记者访谈,见媒体,刷微博,不到一年,他已成为最受关注的华为公司高管,他的微博已经成了外界了解华为的窗口。其昵称“大嘴”显率真本性,言出必行被网友称赞。他的一些“疯狂”举动客观上提高了华为终端的知名度,业务量在这几年呈现出突飞猛进的发展。

    他也鼓励员工在业余时间多放下工程师的身份去“宣传”华为,要从一个网络设备公司的角色往面向消费者转变:“要学习互联网公司,主动倾听最终消费者的声音,接触客户。我们要构筑华为的品牌,在消费者意识中要是一个温暖的、有亲和力的品牌。如果离消费者很远,就会有问题,我们要把自己真实亲切的一面展现给消费者。”

    “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手机行业尤为如此。这两年,余承东率领团队聚焦精品旗舰机,一定要研发消费者心中最好的手机!从2013年的主打产品P6,到2014年的P7,Mate7,再到2015年的P8,不断推出令人惊艳的智能手机新品,频频引爆市场热点,产品大卖甚至断货。除了中国市场,华为手机在欧洲、中东、拉美等市场也获得迅猛增长,2013年市场份额已迅速攀升至全球第三,向行业巨头三星、苹果发起了强劲的挑战。如今,华为中高端的品牌形象已经建立并站稳脚跟,体验好、质量高的产品受到消费者的喜爱,以Mate7、P8为代表的华为中高端手机和荣耀手机双双取得长足进步,实现了有质量、可持续的增长,目前手机的月销售量已超过千万部,2015全年将达到上亿部!

    如今作为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掌门人,余承东如同空中飞人般在全球穿梭来往,在各个产品发布和媒体见面会上高调亮相,用熟练的外语宣传产品,提升形象,要真正构建全球消费者心中最好的手机品牌,打造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品牌”的最佳典范。说到目标,他毫不讳言市场只认第一,没人记得第二。“能走多久,靠的不是双脚,是志向,鸿鹄志在苍宇,燕雀心系檐下;能登多高,靠的不是身躯,是意志。强者遇挫越勇,弱者逢败弥伤。世界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是决心够不够大。只要是人干的事情,我就一定能干,而且要比别人干得更好!”

    余承东这样总结自己的成功之路:“我在华为已工作了21年,每次我们进入一个新的市场、新的领域,总是面临无数挑战和质疑。华为在外人看来比较神秘、严肃,但其实就是一群很简单、敢于追逐梦想的人。我经常跟大家说:‘求其上者得其中,求其中者得其下’,我们就要永远挑战第一和各种不可能,一步一步,以行践言。在华为工作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们迈出的每一小步,不敢说是人类的一大步,但对中国企业的国际化探索来说,可能是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