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事业掌门人-专题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西北工业大学主页

工大故事

您目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工大故事 >> 正文

工大故事

    工大故事更多 >>

    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事业掌门人

    作者:傅高明来源: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16日 10:59

    谭永华,1964年4月生,江苏邗江人;1987年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导弹设计专业;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参与并组织领导了我国多种重点型号液体火箭发动机的研制工作,完成了以神舟七号载人航天飞行任务为代表的十余项宇航发射任务,为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和国防技术现代化建设做出了杰出贡献,被业界称之为“中国航天液体动力掌门人”;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等称号。

    当运载火箭冲天一啸、托举神舟飞船直上云霄的时候,当导弹方阵滚滚向前、气吞山河地经过天安门广场的时候,你一定会由衷地感叹,航天技术真是国家实力的象征啊!但是在这震天动地的场景背后,有多少优秀人才在为我们的航天梦、强国梦而孜孜以求、苦苦追寻。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事业掌门人、液体火箭发动机领域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国家级专家谭永华,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人物之一。

    谭永华1963年6月生于江苏邗江,现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简称航天六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他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国家百千万工程第一、二层次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有突出贡献专家。

    动力技术是航天事业的基石。航天六院是我国唯一的大型液体火箭发动机研制中心,被誉为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事业“国家队”,在中国航天的大格局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作为航空宇航推进理论与工程方面的工学博士,谭永华长期担任长征二号 捆绑式运载火箭副总设计师、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副总指挥、我国新一代运载火箭副总指挥。他带领航天六院科研团队成功研制了我国多种重点型号液体火箭发动机,为我国载人航天、月球探测、卫星发射、导弹武器研制提供了高可靠、强有力的动力技术支撑,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液体火箭发动机核心技术,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家之一。

    颖入囊中,其锋自露

    1980年谭永华从江苏邗江中学考入西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后继续在该校读硕士。在西北工业大学求学的7年,是谭永华勤奋苦读、努力不倦的7年。他像一只不知疲倦的蜜蜂,在知识的花海中不停采撷、消化、吸收,集聚航天技术的精华。多年以后,这位江南才俊在回顾大学生活时,仍然对当年的苦读感到欣慰:“应该说,那几年在学习上一直没有松劲,学得还是比较扎实的,为以后的技术工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与当年时兴“孔雀东南飞”不同,谭永华在1987年毕业时却一心一意“西北行”。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入当时地处秦岭深山的三线单位工作。这个单位就是航天六院前身――航空航天部067基地。他成了该基地第十一研究所一名液体火箭发动机设计员。“有事业处即家乡”。从美丽的江南,到古老的西安,从繁华的都市,到清苦的深山,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是以既定的事业坐标和人生航向为基准。

    参加工作没多久,一项重担就落在谭永华肩上--负责设计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发动机机架。当时,中国航天刚刚走向国际市场,启动了研制发射“澳星”用的长征二号捆绑式运载火箭的重大项目。其中,捆绑式火箭发动机机架研制在国内尚属首次。其难点在于,第一级火箭所捆绑的8台发动机产生的600吨巨大推力,都要由发动机机架传送到箭体。对机架的设计,必须要有深厚的数学、力学知识积淀,既要做到高可靠性,又要做到简洁化和经济性,要求是非常高的。而且由于研制时间紧、任务重,发动机机架设计成为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考验着研制人员的好牙口。

    谭永华虽是首次承担重大研制任务,但他与其说是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不如说是充满了一显身手的奋斗激情。他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技术攻坚战中。白天不厌其烦地与总体单位协商沟通,不放过任何一个设计输入,把总体单位的要求完全吃透了,了然于心了;晚上不声不响挑灯夜战,编写出一个又一个方案,绘制出一套又一套图纸。比较、鉴别、取舍、重复,他全身心地融入由数字、公式和图纸构筑的世界里,对白天黑夜的交替、上班下班的轮换全不在意,心里只有机架、机架、还是机架。在那期间,身在邗江的老父亲病危入院,他正好到上海出差,也只是顺便回去看了一眼,就赶回上海继续忙工作。孰料父亲不久溘然长逝,匆匆一别竟成永诀!他竟未能在老人身边再尽一次孝。

    如何把问题考虑得更深、更透、更全、更细、更实,是谭永华做事的一贯特点,也是他总能干成事的关键。经过一年多的精研细磨,他终于拿出了合格的机架设计方案,并通过了长二捆火箭发射的考验。“一次设计一次成功!”这可是航天科研人员最理想的工作境界啊。谭永华初试锋芒,即臻至境。这种机架后来推广到了我国多型捆绑式火箭,包括将杨利伟等航天员送入太空的长二F火箭,均有出色表现。

    “江南才俊,崭露头角”。1993年,年仅29岁的谭永华被授予“全国新长征突击手”、“航天十佳科技青年”等荣誉称号。

    行者常至,为者常成

    航天是一个靠真本事说话的高技术领域,有为者必有其位。谭永华迅速成长为年轻的液体火箭发动机专家,上级看在眼里、喜在心头。这位性情温和而自律严格、轻声慢语但切中要害的年轻人,工作不到10年,在担任型号主任设计师的同时,还先后担任了设计室主任、研究所副所长、所长等要职。面对越来越重的工作,谭永华坚信:“行者常至、为者常成”――只要坚持走下去,就一定能达到目标;只要不断努力,就一定能够成功。

    在担任主任设计师期间,谭永华主持研制了国家某重点型号二级发动机。在研制中,他消化吸收了大量资料,在深思熟虑的基础上,积极采用新技术,勇于突破前人,发动机设计圆满成功,为该型号实现“一箭定乾坤”的预期战略目标发挥了重要作用。其成果荣获国防科工委科技进步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92年,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全面启动。谭永华主持的火箭发动机研制也随之展开。谭永华凭借着严谨、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吃透设计方案和要求,大胆采用高新技术和成果,显著提高了发动机的可靠性、安全性及环境适应能力,为载人航天工程提供了优质高效的发动机。

    然而,研制期间经历的坎坷和磨难非三言两语可以说清。1997年3月15日,载人航天用的火箭发动机试车发生爆炸,从上到下各方面都忧心忡忡。能否迅速找到爆炸原因,举一反三,消除隐患,直接影响整个载人航天的进展情况。前所未有的压力像山一样压在谭永华和他的同事们头上, 尽管初春的秦岭夜里寒气逼人,但人人心中却似毛焦火燎、电闪雷鸣!整整36个小时,他们沉浸在试验残骸和设计图纸之中,寻找爆炸元凶的蛛丝马迹。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探索之后,终于有了重大发现:发动机爆炸是由于涡轮盘存在裂纹所致。谭永华他们立即举一反三,对其它发动机产品进行逐一检查,结果发现其它产品竟然也存在这个重大隐患,只不过前面几十年间从未被发觉!

    此后,根据谭永华等科研人员提出的改进方案,相关单位对我国各型号火箭发动机涡轮盘的加工工艺都进行了重大改进,彻底消除了这一隐患,使我国液体火箭发动机的可靠性、安全性得到了很大提高。

    登高望远,快走先行

    航天界有句名言:“发展航天,动力先行”。能否占据尖端动力技术制高点,是决定一国在世界航天大格局中能否占有重要地位的重大因素之一。航天六院深谙此道,极具洞察力的谭永华对此也有清醒的认识。早在投身火箭发动机设计之初,他就非常关注国内外航天领域的最新动向,积极探寻适合中国航天液体动力事业实现突破性跃升的契机。

    上世纪90年代初,航天六院审时度势,果断决定开始研制无毒、无污染、大推力、高性能的高压补燃循环式发动机。当时刚工作不久的谭永华直接参与到这项宏大事业之中。2001年,谭永华担任航天六院副院长(时称067基地副主任)后,就自告奋勇担任了新型发动机总指挥之职。

    高科技总是与高风险如影随形。虽然已经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了十多个年头,但是就在谭永华任总指挥后,新型发动机在整机试车中却接连出现4次爆炸,给研制工作造成巨大震动。当时甚至有人公开质疑,中国人能研制出这么先进的发动机吗?谭永华后来回忆,当时他感到压力非常大:一则刚上任不久就屡遭失利,自己难辞其咎;二则关键技术始终没有取得突破,队伍士气明显受挫。当时,方方面面都在观察,在非常严峻的考验面前,谭永华能不能稳定军心、扭转局面呢?

    每逢大事有静气,是谭永华又一个特点。他在深思熟虑之后提出,关键时刻,技术问题还得要从技术上下功夫。在整整半年多时间里,他和研制人员一道,潜心梳理研制过程、尽力吃透关键技术,终于突破了新型发动机的瓶颈问题。他果然没有让大家失望。

    随后,新型发动机研制势如破竹,节节取胜,最终在2012年通过了国防科工局的正式验收,使我国成为继俄罗斯之后第二个掌握这种尖端火箭发动机核心技术的国家。目前,新型发动机已形成18吨、120吨和数百吨的系列产品,为我国研制以长征五号、六号、七号为代表的新一代运载火箭奠定了坚实的动力技术基础。这将大大推动我国运载火箭升级换代,有力缓解我国进入太空能力不足的重大瓶颈问题。

    “登高望远,快走先行”。主抓新型发动机研制,成为谭永华航天高技术生涯中极为辉煌的一页。

    产业报国,心系苍生

    从2005年起,谭永华一直担任航天六院院长职务,在关注科技创新的同时,积累了丰富的产业发展和经营管理经验。“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均不可偏废,一定要用产业化的成果来报效国家、回馈社会。”这是谭永华长期坚持的重要信条。

    在产业发展方面,谭永华领导航天六院致力于精干主体、突出主业、军民融合、系统集成,利用燃烧、传热、空气动力、特种密封和加工等火箭发动机核心技术打造民用高技术产业,形成了流体技术、热能燃烧、光机电一体化为主的高新技术产业集群。在经营管理上强调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整合资源、科学管控、集约发展。他还积极推动并成功实施了我国航天液体动力资源整合与专业重组,建立了以西安为中心,以北京、上海为支撑的中国航天液体动力“国家队”,为发展航天事业、增强西部科技实力做出了重大贡献。任院长10年来,航天六院总收入从10亿元上升到140多亿元,产生了产业报国的良好社会效应。

    “平生关心两件事,世上苍生架上箭”。作为第十一届、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委员,能坚持深入群众、了解情况,特别是一直关注科技战线和民族地区发展问题,在全国人大积极建言献策,全面履行人民代表的神圣职责,得到各方面充分肯定。

    风骨清正,不改本色

    一位曾与谭永华共事过的老专家说:“谭永华是个非常谦虚的人,即便职位一再上升,都从未改变。现在一见面,他还是叫我师傅!”的确,谭永华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处理好全局与局部、集体与个人、干部与群众、事业与家庭的关系,特别是自律严格,分得清轻重,守得住本分。有人说,如果要用一句话来评价他,那就是“科研的好专家、群众的好领导、单位的好同事、妻子的好丈夫、儿子的好爸爸”。

    多年来,不管工作如何变化、角色如何转换,谭永华始终保持着书生本色,其最大的兴趣――技术研究从未改变。“科研工作必须深入一线眼见为实,呆在机关里是把不准脉、号不出病的”。他说到做到,一有时间就来到技术人员中间、科研工作现场,和大家一起研究问题,解决问题,沉浸其中,自得其乐。他不管再忙,始终坚持研读技术资料,关注最新技术动态,并撰写了多篇重要学术论文。

    世界是五彩斑斓的,而科研工作则总是很纯粹。谭永华说:“搞航天科研的人,一定要做到严慎细实。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他经常对年轻的科研人员说:“科研工作不能想着一口吃成个胖子,必须要静得下来,坐得下去,要有用一生的精力来钻研一件事的决心和勇气。”“有了成绩也不能得意忘形,科研工作最需要的不是庆祝,而是反思,要认识到差距,认识到不足。”

    尽管对工作非常投入,但谭永华并不是一个不顾家的人。相反,他在单位以会家务、善烹饪而知名。只要一有时间,他就耐心地辅导儿子的功课,甚至亲自下厨为家人做上一桌丰盛的饭菜。

    古人讲的好:“治大国如烹小鲜。”经过多年不懈努力,航天六院已发展成为以西安为中心,辐射北京、上海、武汉等地,以航天核心技术创新为支撑,主导多个产业领域发展的创新型高科技骨干企业。2015年,该院被评为“全国文明单位”,最近又跻身全国十二家“诚信单位”之一。航天六院取得这样的成绩,与一个优秀的掌门人是密不可分的。

    (傅高明整理)

    上一条:沙漠红柳
    下一条:壮志为国筑海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