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物无声

陈士橹:先生谢幕航天日 英魂长笑苍穹中

吴秀青

从“两弹一星”、载人航天到月球探测,中国航天人在浩瀚苍穹铸就了壮丽的中国风景。

2016424日,升国旗、奏国歌,举国同庆首个“中国航天日”。这是对中国航天先驱的告慰吗?

此刻,病榻上,一位航天老人静静地仰望着窗外的蓝天,唯有痴迷的目光和噏动的唇角吐露出内心的深情。这是最后的仰望吗?

96岁,漫长而又短暂。航天强国的梦想,就像穿越一个世纪的火焰燃烧了他全部的生命。回首来路,他用一辈子披荆斩棘,种下一棵参天大树;他用一辈子拓路苍穹,为新中国的航天开路奠基;他用一辈子托举起航天后来者的臂膀,把智慧锻造成阶梯,留给后来的攀登者。

4242110分,这位心怀童真、慈祥和蔼的老人平静安详地走完了他的生命旅程,带着一如婴孩般的微笑。他,就是我国航天事业和航天教育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著名飞行力学专家、教育家、中国工程院院士、西北工业大学教授陈士橹。

谢世前一个月,他将毕生的积蓄馈赠学校,反哺自己奉献一生的教育与科研事业。

谢世前几天,他的最后一位博士曾志峰以论文盲评及答辩全优,圆满完成学业,了却了他最后的心愿。

为航天而生,为航天而去。陈士橹,在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鲜红党旗下,他把

信念、忠诚与热爱洒满祖国的万里长空。

——在中国航天教育事业艰难的起飞线上,他是力挺千钧、勇往直前的开山脊梁。

1945年,25岁的陈士橹以专业排名第一的成绩毕业于西南联大航空工程系。早年先后任教于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华东航空学院,扎根于西北工业大学。

1956年,他被派往苏联莫斯科航空学院进修,师从航空界著名的“大人物”奥斯托斯拉夫斯基教授,仅用两年时间便获得了技术科学副博士学位,成为在该校第一位获得副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

他创建的简捷计算机动飞行的气动性能新方法,为苏联学者所重视,被专家称为“陈氏机动飞行算法”,并在设计单位得到应用。他利用优越的环境条件,对苏联及世界发达国家高度保密的导弹技术、航天器运载技术等做了大量的观察与积累。

1959年,陈士橹受命创建西北工业大学宇航工程系(我国宇航工程科技教育的首批院系),开创了我国宇航工程科技教育的先河。该系开设了导弹设计、火箭发动机、飞行器控制与导航、飞行力学4个专业,并在极端艰苦的条件下使宇航工程系发展壮大,最终形成航天学院,使其成为以航空、航天、航海为特色的西北工业大学的重要一翼。

20世纪60年代,我国的导弹设计、研制工作刚刚起步,在当时的国际大背景下,国内外可借鉴的资料极为稀缺,工程技术力量也十分单薄。陈士橹主动与航天企事业单位建立联系,经常奔波于学校和航天单位之间,地处北京的中国航天一院、二院、三院和五院,地处西安的航天四院等研究院所,都留下了他的足迹。通过频繁的科研项目合作,陈士橹既为这些单位解决了工程实际问题,又与这些单位建立了密切合作关系,为以后开展科学研究搭建了宽阔的平台。

其时,陈士橹深受著名的火箭专家、第五研究院院长钱学森的青睐和赏识,被点名请到五院担任咨询专家。

1963年,因上级主管部门的变动,西工大这个新建的、与国防事业密切相关的宇航工程系诞生不久就面临着被“撤并”的严酷现实。这股突如其来的“撤并”风使得西工大及其同类航空高校都面临着一次学科专业上的重新“洗牌”。

“搞航天学科要在航空上再上一步,很不容易,随便撤掉实在可惜!”亲手创建并领导着宇航工程系,又亲历过教学实践、人才培养和专业建设的陈士橹坚定地认为,“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没有航天肯定不行!”

在宇航专业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一向温文儒雅的陈士橹却坚守自己的主张,为保留宇航工程系奔走呼吁,甚至是“拍案而起”。

西工大第一任校长办公室主任武斌,曾亲眼见证了陈士橹为保留宇航工程系所付出的努力。他回忆说:“陈老师平时在朋友和同事中的印象一直是非常和善的,但是那次却例外,他特别激动。当时就对学校常委陈言:‘八系是我国航天事业,尤其是导弹事业的重要支柱力量。国防是国家安全和生存的重要保障,撤了八系,导弹事业将蒙受巨大损失。如果一定要撤八系,我就只好卸任。’”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国防科委有关领导及钱学森的关心、支持下,由于陈士橹的执著和坚持,最终保住了西工大宇航工程系。该系成为全国航空院校中唯一没有被“撤并”的宇航院系。在那段艰苦卓绝的岁月中培养的大批骨干教师,成为国家上个世纪90年代航天大发展时代学科建设的主力军,所培养的毕业生成为国家航天和国防事业的顶梁柱。

从筹建宇航工程系到卸任,陈士橹连续在系主任岗位上工作了24个春秋。为铭记陈士橹为创建宇航工程系做出的贡献,学校任命他担任航天学院名誉院长。他是西工大第一个被任命为名誉院长的人。

在陈士橹自始至终的关怀下,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由他一手创建的西工大宇航工程系已发展成为中国四大航天学院之一。目前,学院已为国家航空航天工业培养7000多名高级技术人才,完成了国家、部委及国防单位大量的科研任务。学院拥有一支实力雄厚、结构合理的师资队伍,建成了包括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在内的8个不同规模的实验室以及5个硕士点、3个博士点和2个跨学科的博士后科研流动站。

——在中国航天科技事业艰难的起飞线上,他筑梦航天、拓路苍穹,擎起飞行力学的大旗。

在航天科技领域,飞行力学从某种角度讲是一门为导弹和航天器提供最优控制和最佳轨迹的学科。

早在20世纪60年代,陈士橹就对飞行力学的许多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那时,液体晃动及气动弹性是导弹和航天器的关键技术,也是阻碍我国航天器发展的“拦路虎”。陈士橹深入航天部701所等单位,把自己研究的非定常气动力、气动弹性与控制、液体晃动等理论成果成功地应用到工程型号中,被认为是“我国航天技术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典范之一”,其建立和发展的理论体系和分析方法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在那个“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混乱年代,陈士橹没有停止对科学的追求,依然密切注视着国际上飞行力学学科发展的前沿。70年代初,他在图书馆查阅资料时接触到50-60年代在美国兴起的现代控制理论,敏锐地洞察到这门新兴学科对于飞行力学蕴含着重大意义,由此他较早提出了把现代控制理论的方法应用于飞行力学,以及利用最优过程理论、极大值原理及动态规划方法研究最优弹道的思想。

计算机技术的兴起,为各门学科提供了先进的仿真手段。早在70年代后期,陈士橹就认为,计算机速度与存贮量的提高,将使得许多飞行试验可由飞行力学的计算机仿真先行,并将成为航天器设计中重要的、经济的、安全的手段。由此提出并在西工大建立了飞行力学仿真实验室。

近一二十年来,陈士橹带领青年教师和研究生,先后把主动控制技术、鲁棒控制理论、容错控制理论、变结构控制及多学科优化技术等应用于飞行力学研究之中,着重在弹性飞行器动力学与控制研究领域做了大量开创性的工作,成果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其“弹性飞行器飞行动力学”科研项目荣获1991年国家教委科技进步一等奖。他培养的第三位博士唐硕(现任西工大航空学院院长),成功地将有关理论应用于我国某海防型号导弹的设计,并获得航天工业总公司科技进步奖。

最优轨迹与仿真几乎涉及到各种武器系统型号。陈士橹和他培养的第九位博士、博士后南英及其他在读博士生,先后研究了地-空弹复合制导、拦截区、发射动力学,地-地弹道控制、精度分析、弹道总体设计,巡航弹的最优轨迹规划与制导,空-空弹的复合制导、可攻击区,航天器再入轨迹与制导,导航与控制、气动力辅助变轨等,其研究成果分别在航天、航空设计单位得到应用,为国防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

年逾九旬的陈士橹,依然深切关注航天事业和学校的发展建设,对学问孜孜以求,每日坚持工作,查阅最新文献资料,指导学生钻研新的专业研究领域。他要求博士生要紧紧跟踪航天发展的前沿动向,围绕意义重大的应用需求来开展研究工作。当学生研究方向困惑或遇到困难时,他总能花很多精力一遍一遍耐心地分析未来专业发展方向,指明具体工作开展的可能途径。他的这种永不停歇的科学探索精神和诲人不倦的崇高师德,激励着身边的众多同事和学生努力学习和工作,不断攀登科学的高峰。

他主持和指导的西工大飞行力学专业,一直处在国内领先地位,一些研究方向已经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在国内外影响深远。

陈士橹是中国航空学会第一、二、三届理事,中国宇航学会第一、二届理事,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一、二届学科评议组成员,航空宇航组第二届召集人。在任职期间,他多次参加或召集国务院相关专业学科评议会,为航空航天界博士点在全国的设立和布局以及博士生导师的选拔培养做了很多决策性工作。

他先后与美、德、俄、日等国的高等院校和科研院所开展了广泛的学术交流与合作,他的学术水平得到了世界同行的高度认可。1994年,他以在飞行力学领域的杰出成就当选为俄罗斯宇航科学院外籍院士。1996年,成为美国宇航学会副资深委员。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倾心育人、毕生耕耘,春风化雨、桃李葱茏,他为我国培养了一大批航天科技人才。

一代宗师居长安,耄耋美名天下传;桃李芳菲遍华夏,著述等身满飞船。

陈士橹十分重视对学生的基础教育,尤其注重学生数学和外语能力的培养。在专业学习上,他主张“深”与“宽”的有机结合,“对专业钻研要深要透,在此基础上还要做到宽泛一些,思路开阔一些”。

他是新中国第一批博士生导师。在培养博士研究生的过程中,他最看重的是学生的研究潜质和创新思维,而对博士生学位课程的考试成绩并不十分在意。他要求研究生在做学问或论文选题时,既要体现本学科发展的最新水平,开拓交叉学科的前沿阵地,又要紧密结合国家工程实际,勇于承担重大科研课题。他总是和大家一起讨论,鼓励学生提出自己的见解,尊重学生的意见,注意培养良好的学术氛围。

陈士橹培养的第一位博士袁建平,在攻读博士期间研究弹性飞行器动力学与控制,取得了一些很有价值的成果。之后在德国作洪堡学者期间,陈先生又支持他进行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与飞行力学及控制交叉领域的研究,取得了大量成果。袁建平回国后,在陈先生的支持帮助下,成立了GPS研究中心,并承接了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其研究水平居国内领先地位,其研究成果已为我国航天和国防系统的工程单位所采用。现任国家“863”计划航天航空领域专家组组长、西工大原副校长袁建平教授说:“30多年前的博士选题,直到现在仍然是很多预研项目里的重要支持课题,国家还在以重点项目支持。

陈士橹为推进航天科技教育事业的进步和高层次人才培养做出了卓越贡献。数十年来,他培养了飞行力学博士、硕士50多名,其中包括我国自行培养的飞行力学专业第一、第二位博士和博士后,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已成为我国航天和国防科技工业领域的栋梁。——弟子们在各自工作岗位上作出的突出贡献,既是对导师辛勤培育的真情回报,也是对陈士橹学术水平的印证。

中国工程院院士、航天二院总设计师于本水认为,“陈士橹院士在中国的飞行力学界独树一帜。弹性体和飞行力学都有人在研究,但是把两者结合起来,在国内他开始是最早的,成果也最丰富,在中国开辟了一个很好的领域。”他幽默地说:“陈士橹先生就像老母鸡,抱了那么一大窝,现在查找文献的时候,他和他的弟子的文章最多。

20109月,陈士橹90华诞之际,中国宇航出版社出版了《陈士橹院士文集》。中国工程院院士、嫦娥工程总指挥、国家航天局局长栾恩杰为“文集”作序。他在序言中写道:“《陈士橹院士文集》中收录的论文,从论文的选题、关键技术分析和技术难点攻关等方面体现了他严谨审慎、一丝不苟的治学态度和学术风格。这些学术论文是陈士橹院士近30年来致力于前瞻性、开创性科研学术活动的一个例证,也是他教书育人、奉献祖国航天事业的生动记录。”

教书育人70载,陈士橹留下了许多令人难忘、感人至深的故事。

1992年,他的第八位博士祝小平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那时,“深圳速度”、“市场经济”等名词正像热风一样吹拂着中国内陆。祝小平在深圳很快寻找到了发展的机会。陈士橹闻讯后,却多次打电话劝说祝小平,“你现在想赚钱的想法是短见,到高校或者搞科研才是长久的发展之计,希望你从长远考虑,不要短视。

陈士橹的执着与真诚、睿智与远见最终打动了祝小平,他听从了导师的意见,毅然辞去深圳待遇不菲的工作,决定在学术研究方面继续深造。现任西工大无人机所总工程师的祝小平,在某高端无人机研制方面取得重大突破,200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受到国务院及中央军委的联合表彰。

首批博士生熊笑非(海军航空工程学院教授、少将),从导师身上不仅学到了相关的专业理论知识,获得了严格的学术训练,而且深受先生高尚师德的熏陶。“陈老师是一位非常和善、厚爱有加的导师,在做人做事方面,是中国知识分子优秀传统美德体现的非常完美的一个人,是一位用自己的身教影响学生一辈子的导师。

“没想到,毕业成绩成了本人给吾师一个谈不上礼物的礼物。”曾志峰,陈士橹最后的一位博士,在几天前刚刚以“全优”通过博士学位论文答辩。闻悉先生的噩耗,他禁不住泪流满面。“每次去家里看望先生,他总是嘱咐学生吃水果,临别时又总是送至电梯口,颤巍着身板,朝学生挥手……”这一幕永远定格在曾志峰的记忆里。

427日西工大召开的追思会上,祝小平教授几度落泪。他始终感念1992年自己博士毕业后听从了恩师的建议,留在西工大从事无人机研究。“没有先生的教诲和引路,就没有我今天的成就。先生对待自己的学生,既是严师,又是慈父。”

“毕生耕耘志在航天谱写华章,潜心治学厚德载物后世楷模。”西工大人文与经法学院党委书记鲁卫平如是敬挽陈老。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个世纪的上下求索,共产党、祖国,永远是陈士橹心中顶天立地的精神支柱。——这就是陈士橹的赤子情怀。

陈士橹,以其毕生的信念与奋斗,将他一颗赤热的“中国心”镌刻在共和国的航天史册,镌刻在新中国的高等教育史册,镌刻在祖国的万里长空……

(作者系西北工业大学校报主编)

上一条:为航天而生,为航天而去——追忆陈士橹院士 下一条:涤荡心灵的精神力量——生前同事、好友评价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