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之光

一个甲子的坚守

报告人:冯歆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志们:

大家好!

我是西北工业大学人文经法学院1997级校友冯歆,我报告的题目是《一个甲子的坚守》。

2016424日,首个中国航天日,一颗赤诚的“航天之心”停止了跳动。“为航天而生,为航天而去”,陈士橹院士的“毕生航天情”,在这特殊的一天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张高丽、刘延东、赵乐际、栗战书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以及胡锦涛、李鹏、朱基、温家宝、吴官正等老同志,对陈士橹院士的逝世表示深切哀悼。

作为一名记者,我参与了陈士橹院士去世后的系列专题报道。至今,只要想起当时的情景,我仍会感动不已。在学校为陈院士设立的追思堂和送别会上,陈院士生前的学生、同事,还有从全国各地赶来的老乡、朋友络绎不绝,很多从未谋面的仰慕者也纷纷赶来,只是为了向先生的遗像鞠一躬、见一面,说说心里话。同学们自发在学校启真湖畔点燃蜡烛,共同表达了对陈士橹院士的缅怀之心和崇敬之情。

陈院士离开我们的这段日子,我经常在想,为什么他的去世,能引起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国家机关、地方政府、各大军工集团,众多科研院所、高校等社会各界的共同缅怀?回忆他生前的点滴,也许不难找到答案。

15年前,我曾有幸采访过陈院士,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他。正是这次采访,让我对这位老院士肃然起敬,留下了终身难忘的记忆。

在西工大入学时,作为一名篮球和排球特长生,我学的不是航天专业,并没有机会接触到陈院士,但那时候经常能听到他的故事,让我对他充满敬仰。

大学毕业后,我成为陕西广播电视台的主持人和记者。2001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台里安排我采访陈士橹院士,收到采访通知的那一刻,我特别兴奋,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给他打电话,没想到,他竟爽快地答应了,让我有些意外。

在我想象中,院士的家应该是宽敞明亮的,谁知,那天我到了陈院士家之后,才惊讶地发现,由于当时学校住房紧张,他和家人一直住在校内一栋苏式老建筑里。房间窗户小,光线比较暗,客厅就是他的书房,书堆得满满的,就连阳台上,也都堆满了书。尽管不久后陈士橹一家就搬到了学校新建的院士楼里,可是,那次在老房子里的采访,却让我终身难忘。

对于我这个刚刚从校园出来工作的年轻人,他一点儿架子都没有,和蔼可亲。很快,我就跟他轻松愉快地聊了起来。那次采访,谈起对航天教育的思考,谈起学生的培养,让我深深体会到陈士橹院士对航天事业执着的追求。那一天,我明白了,正是因为这种追求,几十年来,陈士橹院士扎根西部,为祖国的航天教育事业奉献了毕生精力。也是在那一天,我从陈院士身上,更深切地体会到西工大“三实一新”校风含义,许多年来,这样的校风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

时隔多年,每当回想起那次采访,我心里总会既温暖,又充满敬意。我时常想,这样一位简单、质朴、执着的老科学家,他的一生也许并不能用“多姿多彩”来形容,他的人生底色应该是蓝色的——像天空一样透彻明亮,让人无限遐想、心旷神怡的蓝色。

陈士橹院士去世后,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陕西省委高教工委,西北工业大学

党委,都下发了向陈士橹同志学习的决定。科技日报、中国教育报、陕西广播电视台、新浪网、凤凰网等媒体对他的事迹进行了广泛报道,在社会各界引起深切关注。

他一生对党忠诚,始终坚定理想信念。抗日战争时期,青年陈士橹亲眼目睹了日军轰炸下满目疮痍的国土,那时的他,立下“航空救国”的志向。他放弃了保送大学的机会,坚定报考了航空类专业。上世纪50年代,国家建设急需人才,陈士橹留学苏联,在莫斯科大学大礼堂现场聆听了毛主席那场著名的讲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深受鼓舞的陈士橹,仅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普通苏联学生需要34年才能完成的学业,成为第一位、也是同期100余名留苏学生中唯一一位在莫斯科航空学院获得副博士学位的中国留学生。回国后,他坚决服从组织安排,从南京来到西北工业大学,从此扎根西部,将毕生奉献给了国防科技和教育事业。19563月,陈士橹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入党申请书中他写道:“我要在科研道路上做出一份成绩来,不辜负党和人民的期望!”入党60年来,他始终严格要求自己,用一个甲子的时间,践行了自己入党时的诺言。

他一生严以律己,始终坚持党员标准。严以修身,甘于奉献,带头讲原则守规矩,几十年如一日严格要求自己。即使当选院士后,仍坚持不要单间办公室,他说“最好把办公室弄成实验室”。历次出国学习研修考察回国后,他都将结余的费用全部上交组织。2000年,在他从教55周年暨80寿辰之际,学校希望策划庆祝活动,他闻讯后坚决要求取消。几十年来,他坚持每学期开学初都到办公室签到,从不让人代签,这样的作风一直坚持到年逾九旬卧病在床。

他一生爱岗敬业,始终坚守航天事业。他长期辛勤耕耘在教学科研一线,培养出我国第一位飞行力学博士和博士后。60多岁时还坚持给本科生上课,90多岁时还亲自指导研究生,年过八旬还给自己定下规矩:每天至少写下500字的学术思考,这种执着一直坚持到去世前两个月实在写不动为止。

他一生勤勉质朴,始终保持优良家风。为人谦和,待人真诚,克勤克俭,给家人、学生和身边的工作人员树立了良好的榜样。对自己节俭苛刻,对别人却十分慷慨。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陈院士坚持为家乡和其它困难群众捐款帮扶,几十年来从未间断。据不完全统计,仅2006年至2016年十年期间,陈院士包括向汶川地震灾区等地,汇款的捐助单据就有100多张。弥留之际,他还一直惦记着一件事,就是想为学校再做些贡献。2016315日,他把毕生的积蓄100万元捐赠给学校。他去世后,家属尊重他的遗愿,不要学校承担任何费用,也不向学校提出任何要求。

“一个甲子的坚守”,一生奠基培土,辛勤耕耘,最美就是硕果满枝。

一代代西工大人以陈士橹为榜样,主动担当,献身国防,为载人航天、探月工程、深空探测做出重大贡献,书写了剑指苍穹的辉煌。

2016625日,西工大研制的世界首颗12U立方星“翱翔之星”,搭载长征七号运载火箭在海南文昌发射成功,创造了天地交响的传奇。

“翱翔之星”的成功凝聚着西工大几代航天人的心血,也是对西工大宇航工程系的奠基者陈士橹院士最好的告慰和纪念。

陈士橹院士曾说:“每个学子的心中都有一颗星,如果能让自己出彩一点,整个星空就会更加灿烂。”

化作满天星如雨,翱翔之星映苍穹。

“为航天而生,为航天而去”陈士橹院士的卓越人生、崇高情怀,激励着我们心怀中国梦,不断进取,奋力前行。

报告人系陕西广播电视台记者主持人,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1997级校友

上一条:今生的幸运——怀念我的导师陈士橹老师 下一条:一个甲子的坚守——陈士橹院士先进事迹展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