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之光

矢志不渝的航天情怀
 
——追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士橹的航天人生

报告人:鲁卫平

我是陈士橹院士传记《剑指苍穹》的主要作者,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的鲁卫平。今天,我报告的题目是《矢志不渝的航天情怀》。

我曾经在西工大航天学院工作了13个春秋,亲眼目睹了陈士橹院士辛勤耕耘的情景,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在我有幸执笔撰写陈院士传记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和先生的交往更为频繁、交谈更为深刻,我更加深切的感受到了先生执着的航天情怀和高尚的师德风范,对先生的崇敬之情不禁油然而生。

为了采集传记素材,从2010年底开始,我成为先生家的常客。那时,先生已经90岁高龄,每次都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亲自打开房门迎接我,总要客气地说上一句:“鲁老师,偏劳你啦!”令我非常感动。在访谈过程中,先生精神矍铄、思路清晰,操着浓厚的浙江东阳口音,向我娓娓讲述他的航天人生……

先生的航天人生丰富而卓越,先生的航天情怀执着而深厚。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的关键词是:建航天、保航天、发展航天。

先生是一位境界高远、顾全大局的人,亲手创建了西北工业大学宇航工程系。

1959年,学校决定让先生负责筹建宇航工程系。这个决定,让没有丝毫思想准备的先生感到有些突然,也有些纠结。先生一直从事航空教育与研究工作,而筹建宇航工程系就意味着要转换专业,先生实在有些难以割舍航空情结。

面对这种艰难的抉择,先生表现出强烈的大局意识,经过认真思考,最终做出了终生不悔的决定。他说:“既然是组织的决定,我也就很快的服从分配,下决心虚心学习,好好改转,好好为党工作,希望在新专业方面能做出一定贡献。”也正是这个决定,从此改变了先生人生和事业的命运,走上了新的航天征程。

在筹建宇航工程系那段艰难困苦的日子里,先生昼夜操劳,一心扑在工作上,他说:那个时候,“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基本上都在办公室忙碌。”

1959年底,在先生的辛勤操劳下,宇航工程系正式成立了,成为西工大一支重要的新生力量,也是当时国内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宇航工程科技教育基地之一。回想起当年艰苦的岁月,先生感慨万千,他说:当时的基础条件还是很不够的,后来费了很大力气,才和大家一起一步步把这个系培育起来。

的确像先生所说的那样,宇航工程系起步阶段,举步维艰,百端待举。燃眉之急是解决教材短缺问题,当时仅有的教材都是由苏联专家提供和翻译的,保密要求很高,管理也很严格。面对这种现状,先生不等不靠,主动带领教师搜集资料、编写教材,1961年第一部教材脱颖而出,不过名称只能使用代号。1964年,先生亲自编写的教材才使用了真实名称——《导弹动态误差》。这本教材后来成为全国国防院校飞行力学专业的范本。

先生学术目光敏锐,注重理论联系实际。上世纪60年代,我国导弹研制工作刚刚起步,研究院所的工程技术力量十分薄弱。为了缓解这种状况,时任国防科技部门领导的钱学森先生,亲自在西工大点名两位专家到研究所兼职,陈先生就是其中一位。先生在航天701所担任兼职顾问期间,发现飞行器液体燃料的晃动影响飞行稳定性,他把理论应用于工程实际,成功解决了这个技术难题。

先生是一位坚持原则、敢于担当的人,在十分艰难的年代,全力保住了一支重要的国防科技教育力量。

正当宇航工程系走上顺畅发展阶段,要求“撤并”宇航工程专业的消息却从天而降。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先生百思不得其解!他认为:“宇航工程专业是尖端的国防专业,对于尖端的国防专业,单独设置也是应该的。宇航工程系的专业应该维持办好,不应取消,或与其他系归并。”在那个年代,国家航天科技力量十分薄弱,急需培养大量人才,宇航工程科技教育刚刚起步,怎么能停步不前呢!正是在这样一种信念的支撑下,先生不厌其烦地走访上级主管部门,争取上级领导的理解和支持。

在后来整理访谈资料的过程中,我惊讶地发现:在20世纪60年代中后期到80年代初,先生经受了多重压力和煎熬。宇航专业的“撤并”危机一波多折,前后持续了十余年,先生也多方奔走呼吁了十余年。在一次全国空气动力学会的研讨会上,先生见到了钱学森先生,他抓住机会向钱学森先生反映了他的观点。钱学森先生听后表示,“宇航工程是国家急需的专业,我是赞同你陈士橹的”。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在先生的不懈努力下,西工大宇航工程系最终保留了下来,成为航空院校中惟一没有被“撤并”的宇航院系。先生保留住的不仅仅是一个宇航工程系,而是为我们国家航天与国防事业保存了一支重要力量!

先生为宇航工程系建设与发展付出的艰辛和努力,在同行中有口皆碑。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王永志院士评价说:“陈士橹在比较困难的情况下,阻止和抵制宇航工程系解散,坚持把航天学院办下去,很不容易,很执着,很有贡献……陈士橹敢于坚持原则,从不图个人利益,很有事业心。”

先生是一位师德高尚、甘为人梯的人,为航天与国防事业的发展培育了一批批英才。

先生非常重视青年教师培养。1995年底,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一项重大课题落在了西工大航天工程学院。以先生的学术造诣和学术声誉,理所应当地担任项目负责人,可先生没有这样做,他极力主张由青年教师来担当重任。在先生的坚持下,青年教师唐硕被大家推选为技术负责人。唐硕不负众望,带领12位青年教师组成了研究团队,承担了大型运载火箭系统故障仿真研究项目,他们开发的故障仿真软件,成功应用于我国载人飞船研制,在历次载人航天飞行试验中,做出了重要贡献。西工大也因此成为受到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表彰的两所高校之一。

当年的宇航工程系,已经发展壮大为今天在国内外具有重要影响的航天学院,成为我国航天领域重要的人才培养和科学研基地。50多年来,航天学院为国家培养了7000多名航天科技英才,其中包括中国航天科技集团董事长雷凡培、解放军某部副部队长李鸿等两名“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以及“中国航天液体动力掌门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长谭永华;固体火箭发动机专家、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工程院院士侯晓等一批杰出的校友,他们为国家航天和国防科技事业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先生为我国航天事业和航天科技工程教育打下了扎实的根基,是当之无愧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之一。先生辛勤耕耘剑指苍穹,矢志不渝的航天情怀,将永远激励着后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报告人系《剑指苍穹—陈士橹传》的主要作者,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党委书记

上一条:一位“温良、恭俭、谦和”的老人 下一条:今生的幸运——怀念我的导师陈士橹老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