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之光

今生的幸运
 
——怀念我的导师陈士橹老师

报告人:王志刚

各位领导,同志们:

陈士橹老师培养了56名博士、硕士研究生,我是陈老师的第18位博士,我叫王志刚,现在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任教。

我今天报告的题目是“今生的幸运”。

陈士橹老师是我的恩师,更是我这一生最崇敬的人。师从陈老师,是我今生最大的荣幸!

老师虽然走了,但在众多弟子的心里,他没有离开、也永远不会离我们而去。

陈老师那满头的银丝,那坚毅而又和蔼的目光,那慈祥真挚的笑容,总是浮现在我的眼前;他那带着浙江口音严厉而又和蔼的教导声,仍常常回荡在我的耳边……

1945年留校任教开始,陈老师就一直为我国航天科技和教育事业默默奉献着。特别是对学生,陈老师更是倾注了全部的心血,他的付出也结出了丰硕的成果。培养出了我国第一、第二位飞行力学博士。众多弟子中,有的担任国家高技术863计划航天领域专家和专家组组长,有的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军,有的是单位领导人、型号总师、长江学者,更多的是在我国航空航天科研院所、高校从事科研和教学工作的骨干、带头人。

我师从陈老师时,他已是75岁的古稀老人了。在那段求学时光里,陈老师不仅

教给我治学的方法、研究的途径,引导我开拓科学视野,更以自己的一言一行,教会了我怎样做人。这段师生情谊,让我终生难忘。

上学时,有一次我把准备发表的英文论文拿给陈老师看,他发现我把飞行力学翻译成了飞行动力学,也就是flight dynamics,于是就告诉我,飞行力学应该翻译成flight mechanics。陈老师把英文、俄文的资料都找出来,认真地告诉我:“我们研究的是类似美术、艺术之类的‘飞行术’,更注重飞行器的控制技巧和飞行规律”。从那以后,我对飞行力学专业的理解豁然开朗,一下子找到了研究的窍门,眼界也大大开阔了。

陈老师治学严谨,不允许敷衍塞责、马虎大意,敢于直言不讳。

记得师兄南英告诉我,陈老师有两次当众批评过人。

第一次,是在1987年的一次硕士生论文答辩会上,陈老师发现一名研究生的学术论文有些问题,曲线图有的坐标没有标注,有的物理变量没有标注单位,让人读起来费解,于是当场指出,连坐在答辩现场的指导老师也一起批评,他说:“做学术不能这么不严谨,你们今后是要为国家的航天事业负责任的!”

第二次,是在1988年的全国飞行力学学术会议上,一位工程界的资深专家作学术报告时,出现了一些差错,公式推导也有些乱,更严重的是他的报告中自己原创的内容较少,学术价值不高。陈老师听后,毫不客气地对他说:“学术报告不能这么做呀,学术报告一定要有原创性!”。

陈老师就是这样,在学术上精益求精。对此,我也深有体会。

2013年,我辅助陈老师指导的博士生宁宇完成了学位论文的送审稿。当时,陈老师已经93岁高龄了,听力不好了,但他极不喜欢戴助听器,他多次给我说,戴上助听器,太吵了,让人心烦。虽然戴着眼镜,眼睛看东西还是越来越模糊了。为了不让陈老师太辛苦,我和宁宇事先对论文一遍一遍地反复修改,觉得没什么问题了,

才交给陈老师看。谁知几天后,我突然接到陈老师的电话,让我们到他家去一趟。

当晚,我们赶到陈老师家时,他已经西装革履地前来迎接我们。陈老师拿出论文稿,因为视力不好,他手捧论文几乎贴在眼前,像往常一样,陈老师用微微颤抖的手指着,把他认为需要修改的语句和标点符号一一讲给我们。当讲到一个有误的公式时,陈老师又拿出几张纸,上面写满了他对这个公式的推导过程。陈老师一步一步地给我们讲解。宁宇这才发现,原来公式当中有几个符号打印错了。看着满头银发的陈老师坐在灯下、表情认真的样子,我的心里既愧疚,又肃然起敬。

陈老师在很多小事上,都默默地关爱着学生,从不计较回报。

2000年,已经80岁高龄的陈老师带我到北京参加“国际工程科学技术大会”。会议当天,我的报告被安排在下午两点进行。午休过后,陈老师没有等我接他,就独自赶往会场。

当我作报告时,环顾会场,却没有看见陈老师的身影,我满心狐疑。等我刚作完报告,在门口等候的工作人员赶忙过来说:“你的导师刚才摔倒,胳膊骨折了,你赶快去看看吧。”

我就抱怨道:“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他委屈地说:“陈老师怕你分心,再三叮嘱我们,一定要等你作完报告再告诉你。”

当我飞奔到医院,推开病房门,看着躺在床上的陈老师胳膊打着石膏,缠满了绷带,我的心头一紧,眼泪顿时夺眶而出。陈老师赶忙安慰我说:“就是绊了一跤,无大碍。你不要太难过和自责。”

16年过去了,但我还是久久不能忘怀。

陈老师不仅在学术上悉心指导学生,在生活上也非常关心我们。

记得我的孩子出生后,陈老师知道了,亲自跑到百货商场,给孩子买了一身衣服。我拿着陈老师买的婴儿服,对还在襁褓中的女儿说:“你看你多么的幸福啊,要知道院士爷爷总是舍不得到商场给自己买衣服,他平时穿的衣服大多是在街边小店购买的。”

可以说,陈老师对我们的爱,就像父亲一样。

陈老师,您把毕生的心血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们,这是我们今生莫大的荣幸!

陈老师,请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您留给我们的这些宝贵财富教给我们的学生,把西工大航天人的精神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陈老师喜欢学生叫他“老师”,我们这些学生也最喜欢称他“陈老师”。老师,敬爱的陈老师!您永远在我们心中。

(报告人系陈士橹培养的第十八位博士,西北工业大学航天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上一条:矢志不渝的航天情怀——追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士橹的航天人生 下一条:一个甲子的坚守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