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动态  政策·文献  典型引路  师生话改革  理论视点  改革新观察  他山之石 
他山之石
没有行政级别的高校真的会更好吗?
2017-03-21 10:49  

全国人大代表、南开大学校长龚克提出,南开正在努力进行综合改革,但是重大突破并不多。实际上,南开已经从2014年开始,校内新建非管理机构,都不设行政级别。校长龚克说,高校取消行政级别,是一定要落实的。(3月13日央广网)

高校取消行政级别,是一个喊了很多年的老话题了,这甚至也不是龚克第一次提出“去行政化”。在2015年两会期间,面对媒体的采访,他便笑称,自己的职务后面加个“副部级”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这些年来,一些高校也在“去行政化”的路上迈出了步子。客观来说,如何让高校回归本真、重铸大学精神,很多人都认为要让学术远离官场,让教育家办校、让教授治校,彻底清除高校行政化。从龚克最近的言词当中,也能看出,这位南开大学的掌门人,也对“去行政化”有着高度的认同。

有必要提及多年前,原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的一番话——中国目前是以行政级别来衡量社会地位的,住房、医疗、政府谈话、民间交流,全跟官级连在一起,没级别什么都干不了。如果“官本位”是前提,如果全社会都以行政级别为导向,那单独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就是贬低教育。

比较两位校长的言论来看,他们对“去行政化”态度有着明显的不同,当然,也不能就此认为纪宝成是在反对高校的“去行政化”,而是提出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在当下的社会体制下,没有了行政级别的高校将面临何种发展境地?

高校的发展除了良好的软环境之外,还要有相应的硬环境予以保证,也就是包括人力、物力、财力等要素在内的社会资源。而社会资源本身存在着有限性和稀缺性,在当前的体制下,拥有分配资源权力的人或部门,谁没有行政权力和行政级别呢?在缺乏透明和监督的情况下,谁能保证这些资源分配不带有个人倾向性因素呢?资源的分配其实就是体制内各种力量的博弈过程,如果被阻拦在权力之外或者主动退出,谁来为高等教育争取有限的资源呢?从某种意义上说,坐拥副部级地位的南开大学,正是在当下高等教育体制下的受益者。

教育的发展决非一个部门或者一个行业能独自解决的,社会体制的进步也决非一个部门或者一个行业就能独立完成的。当然,龚克校长也可以在自己所在的南开大学进行“去行政化”。只是,一所大学本身就是一个小社会,脱离整体社会环境的变革,恐怕是难以走远的。

于此而言,去行政化从来都是一个社会化的过程,尤其是需要祛除权力生态中的“官本位”思想。在去行政化步履艰难的大背景下,依赖一个大学校长的“决心”来实现“去行政化”,未免太过天真了些。所谓的吐槽,恐怕也只能停留于苍白无力的个性化表达。

来源: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8_160008.html

关闭窗口
改革关键词

大学治理结构

人事分配制度
创新人才培养
科研体制创新
监制:陈仲昌 田庆青 内容维护:西工大宣传部网宣室 联系电话:02988460735
版权所有©西北工业大学党委宣传部